半个娱乐圈都在夸的高分片,看完想嫁了

2019年1月10日09时59分内容来源:K社

半个娱乐圈都在夸的高分片,看完想嫁了




最近一直下雨,像我这样既怕潮又怕冷的人更是除了公司就是被窝,坚决拒绝任何户外活动。

所以差不多有小半个月没进电影院,谁知道一去就撞上了个排片特别少,成本也不高,但是很多大咖自发安利的片子。


我给你们数数有多少:

黄渤,陈坤,周迅,周冬雨,赵薇,王传君,章宇,朱一龙,姚晨,王源等等等等

怕了怕了,就冲这推荐名单,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下班后有排片的电影院,举着伞就冲过去了。

听说很多人在电影院看哭还特地多带了一包纸巾。

没想到纸巾没用上,反倒像是晒了一场太阳,心里的潮气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蒸发了,暖烘烘的窝心。

四个春天

说是电影其实不太对,准确的说是部纪录片。

成本小到令人咋舌。据说直接花费差不多1500块。

你没看错,后面的单位的确是“块”不是“万”。

怎么做到的我给大家捋一下。

首先摄影、导演以及后期剪辑差不多都是陆庆屹一个人。

其次主要出镜人物是陆导的父母家人,偶尔会有同村的乡里出镜。

最后连片尾的钢琴曲子都是由陆庆屹的大哥创作完成的。

所以更准确的来说,这更像是一份私人的家庭记录影像。

因为全家人从爸爸到孩子都有喜欢摄影来记录生活的爱好和习惯,于是北漂在外的陆庆屹想,能不能以这些家庭录像为主题,做成一个纪录片?

片名“四个春天”,记录的就是在北京工作的陆庆屹从2013年到2016这四年里,每年春节回家的日常生活。


影片里偶尔会看到老妈走出门目送外孙上车,虎着脸对着镜头说“摄他去。”镜头愣一下,乖乖切换到另一边正在给外孙付出租车钱的老爸。

一会转回来,又能捕捉到从门里探出头来的老妈。

全家人都很习惯这样的记录方式,但他们并不知道这是要做成电影放给全国人民看的,所以镜头里的他们自在舒适,无比松弛。

写春联,唱小曲儿。

隔壁邻居送了一株腊梅的小苗。老爸欢欢喜喜地按照邻居的嘱咐栽进小花园。

老妈做的熏香肠到了年关正好开吃。

盖着香肠的盖子掀开的时候,老妈还冲着镜头问了句“哇不哇”

我清晰的听到后排的小姐姐传来了一声“哇!

得知影片要上映,老妈还有点生气“早知道我穿得好看点了”

《四个春天》呈现给观众的第一印象,是揭掉所有的滤镜后,最为返璞归真的生活状态。

街道、房屋、老人。

山间田野,四时作物。

一切的意象都以一种未经艺术修整过的天然样貌出现在屏幕上,朴拙的像是在挑战观众的观影习惯。

但很快就被扑面而来的亲切感所代替。

除夕夜的烟花,地上的爆竹屑。

做饭的时候总要唱上几句歌,忙忙碌碌的准备过年的菜单,祭祖。

见孩子进了门,就忍不住喜笑颜开。

“春天”的节点选的何其特别却也藏着几分无奈,因为包括导演在内大多数远游在外的人,唯有春节才能跨越山海,回家奔赴一个团圆。

所以看着看着,“乡愁”两个字就自然而然的浮了上来。

老父亲每年春天都在翘首等着一窝燕子来屋梁下筑巢。

老妈会一边做菜一边调侃两句:我喊你爸少高兴一点,到时候这些燕子一走又要灰心几天。

看了让人想要立刻回家。

是“四个春天”留给人的第二印象。

但生命的相聚和离散在这里并未被过分的渲染和夸大,一切都是平和而自然的。

但如果仅仅如此,这部纪录片不会在豆瓣拿下8.9的高分。

“四个春天”的特别,在于海报里这对看起来无比普通的老两口,活出了没有人不羡慕的样子。


老爸是个温柔细腻的文艺青年。

不爱多言,但却对所有的新事物都充满好奇和兴趣。

爱摆弄乐器,从大鼓到笛萧,从小提琴手风琴到二胡。样样都不大精通,但样样都能信手来上一段。(据说老爷子最新的玩具是吉他和电子琴

爱拿着DV东拍西拍,还照着儿子给写的步骤,学起了视频剪辑和配乐。

爱爬山也爱唱歌。

会在春节前两个月心血来潮练起毛笔字就为了自己写春联。

也会看到野蜂乱飞,隔天就上网买了个蜂箱自己装好,收养了一群蜜蜂。

老妈是个热情如火的急先锋,却和老爸意外的合拍。

老两口一块在去山上打蕨菜,一块在山间一前一后的踏歌而行。

老爸给老妈染头发,老妈给老爸剪头发。

逢到下雨天去地里干活,老爸总会替老妈撑着伞,哪怕她自己手里也有一把。

也有时候老爸在一个房间研究电脑,老妈就在隔壁的屋子里哼着小曲踩缝纫机。各做各的,互不打扰。

动手能力超强的老两口,每天都忙忙碌碌的停不下来。不管孩子们在不在家,都乐呵呵把日子过得像是无忧无虑的世外桃源。

但与其说是无忧无虑,不如说是他们乐天坚韧的态度把淡如水的生活酝酿出了一份热热闹闹的诗意。

偶尔我们也能从他们聊天的只言片语里看得到他们曾经历过的艰难岁月。甚至在纪录片的拍摄中途,老两口的大女儿也意外染疾去世。

老两口互相搀扶着在第二年去给女儿的坟上收拾齐整,念叨给她听这里夏天会开许多好看的花。


在坟地周围栽上一圈辣椒,防止过来吃草的牛。

陆导说“我觉得他们俩的生命力都极旺盛,没有什么困难能难得住,而且他们也从不试图抗争,似乎生活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甚至有人调侃说这怕不是陆导给自己拍的征婚广告?

这样的家庭谁不想加入呢?

可是,老两口的物质生活并未见得多么丰足,过的也就是自给自足的普通农家日子。


我们究竟在羡慕什么呢?

有人说这是我们骨子里摆脱不了的对人情社会的怀念,也有人觉得是羡慕的仅仅是老两口乐天豁达的生活态度。


但站在一个极不成熟的立场来说,莫不如说打动我的是一种更轻盈和纯粹的“家人”的模样。

我们这一代人,从懂事起就在接受着“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的愧疚式亲情观,讴歌父母为孩子的牺牲精神成了最常见的“父爱、母爱”的伟大范式。

电视台的公益广告里,等着儿女归家的父母,孤独的坐在空旷又不开灯房子里,他们没有自己的人生,没有自己的乐趣。他们的人生像是装在孩子身上的一个开关,当孩子不在身边,就归于暗淡。

我们被这样沉重的恩情压的喘不过气,甚至宁愿在独立后宁愿独自生活也要逃避家庭关系。

但“四个春天”里的这对老两口不同。

他们最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安逸”,发现新事物是最常出现的反应是“这个好玩”。

他们期盼着团圆,但孩子不在的时候,他们依然有自己的人生。

亲情不再是世俗的束缚,而是互相依靠着走过生活的支撑。乡愁也不仅仅是对父母的愧疚,而是因为互相思念才割不断的牵绊。

我们从父母那里学着聚散离合是人生常态,但因此更珍惜每一次团圆的机会。


也学着无论曾经经历过什么,都永远不会失去感知生活乐趣的能力。

从 为每一次燕归来而欢欣 开始。




本文小编:K.

陪你追剧的文艺小哥哥

为这对有趣的老人点赞

文章已于修改

    发送中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