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创业,还能工作14小时,坐经济舱,住得惯快捷酒店吗?”

2018年12月12日10时10分内容来源:IDG资本

“这次创业,还能工作14小时,坐经济舱,住得惯快捷酒店吗?”


12月12日,小鹏G3正式交付。多年以后,何小鹏站在小鹏汽车穿梭过往的十字街头,准会想起第一辆小鹏G3交付的那个晚上。


何小鹏在这次创业之前其实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2004年,他创办UC浏览器。10年后,阿里以40亿美元价格将UC收购。此后,他又出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等职。当很多人以为,他会以一种舒服的状态过完后半生,他却做出了”跨界造车“的选择,继续折腾。


第二次创业之前,雷军曾经问何小鹏:“还能坐经济舱吗?还能住得惯快捷酒店吗?”这段对话也被IDG资本合伙人杨飞提起过,作为我们在新能源汽车赛道布局的重点之一,在何小鹏正式加入团队后,IDG资本立即坚定支持,领投公司B轮。


1

看好行业,却不看好自己


这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行业,不靠谱、圈钱、PPT造车,关于互联网造车的质疑一直不断。本可继续享受互联网行业红利的何小鹏闯进去的就是这样一个行业。

小鹏汽车的前身是橙行智动,2014年,由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等创办。当时,UC刚被阿里收购,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当自己亲手打造的产品被收购时,总是会有一种“卖儿卖女”之痛。

37岁,实现财富自由,很容易让一个人进入懈怠期。为保持饥渴、活力,以及对前沿技术的热情,当时的何小鹏尝试向投资人转型,橙行智动就是其中一个。

那个时候,特斯拉对外开放所有的专利,鼓励其他汽车开发电动汽车。在马斯克访问阿里的一次活动上,何小鹏问马斯克专利使用的问题,马斯克告诉他,你们可以拿去用,关于怎么用,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那一次,让何小鹏开始认真思考智能汽车的未来。

2014至2017年,是小鹏汽车起步的阶段,身在阿里担任高管的何小鹏,在小鹏汽车主要扮演创业导师的角色,但没少通过朋友圈去“忽悠”别人。

小鹏汽车早期员工王小娴几年前认识何小鹏,就是被他忽悠过来,现在在公司负责行政事务。2014年时,她恰好想要换一份新的工作,何小鹏告诉她,他投资了一家公司在造车,都是一群优秀的、有意思的人,可以尝试。

“当时他也很实在,在给我分析的时候,描绘了一个很美好的未来,但是也明确地说公司有90%的可能是做不成功的;但如果做成了,就会是一家伟大的企业。”王小娴回忆。她觉得何小鹏比较靠谱,就自降工资加了进来。

那个时候的小鹏汽车还在位于大学城的一间民房里工作,几个员工从早到晚在屋子里搞研发、开会,总裁夏珩当时是一个布道者的角色,经常要给新入职者讲述智能汽车的理念和未来,有时声音大了,还会被邻居投诉说是在搞传销。

李金宇也是小鹏汽车早期的员工,他清楚地记得,2015年8月,当他按照招聘启事找到那个办公地点时,第一个感觉就觉得不靠谱,最起码一点也不像是一家造汽车的公司。

和很多新入职者的经历一样,李金宇很快就被夏珩带到车间去参观,就是为了证明他们是一家汽车公司。那个时候的橙行智动已经开始做自动驾驶研发。当李金宇看到车间里摆放着很多被拆解的车和一些试验车时,才认定他们不是骗子公司。

何小鹏真正加入小鹏汽车是在2017年的8月29日。当时他刚从阿里离职7天,没有休息,便火速上岗。这一直让他耿耿于怀。一年多之后,在接受采访时,他略带后悔地说,应该多休息几天,陪陪家人。因为自那之后,他几乎没有了自己的时间。

“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想过要加入,我有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喜欢美食的人往往不想开餐馆。我虽然觉得未来的中国会有一家超过特斯拉的汽车公司,但是互联网人去造车,太难了。” 何小鹏直言,刚开始时,他虽然看好行业,但是并不看好自己。


2

不断学习的跨界者


何小鹏并不是一个很乐于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创业者,他经常会把自己的很多想法给隐藏起来,不与外界分享,任凭自己的思想天马行空。

“他总是会有一些很‘出格’的想法,想一些不靠谱的事情,然后留下那些有价值的东西。” 在梁捷看来,何小鹏的长相很沉闷,但思维却很活跃。早年在亚信,同事们都在埋头写程序,他却抽出时间看书、写书。

在加入小鹏汽车之前,何小鹏的脑海里有三个不靠谱的理想,综合比较了一下,觉得造车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就选择在这方面实现自己的想法。另外两个想法是什么?外界很少有人知道。萧晴是何小鹏的助理,根据她与何小鹏的接触,她猜测其中一个想法是在海洋上建智能城市。但是,在采访时,何小鹏却腼腆地笑了下,回了一句:“我不能说。”

梁捷觉得让他选择离开阿里,加入小鹏汽车的一个主要原因跟他儿子的出生有关,那是他第二个孩子。

何小鹏曾说,在前一个10年,他把UC做起来,那是他向女儿炫耀的资本,他不想在下一个10年,等儿子长大了问他,爸爸你是做什么的,自己却只能无奈地说,爸爸已经退休了。他希望10年之后,小鹏汽车能够满大街跑,然后他指着那些车给孩子们说,那都是爸爸做的。

何小鹏造车朴实无华,小鹏汽车也没有想着要推出一款绚丽多姿的概念车,他希望他的车实用、安全、智能,在他心目中,小鹏汽车能够做成智能汽车里的凯美瑞,凯美瑞是丰田用35年时间检验的品质车辆。

他的朋友知道他的这些想法,有时就会告诫他:小鹏,你要注意,如果你的朋友圈都喜欢这款车,就说明你的车定位可能太高了。这些告诫让何小鹏时刻注意纠正自己。

何小鹏的加入,给小鹏汽车打了一针强心剂。入职三年多,李金宇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何小鹏进来之后做的内部演讲,在演讲中,他说他会在未来10年all in,全身心投入。

蔚来的李斌、威马的沈晖以及何小鹏被视为新造车势力的三驾马车,李斌被打造成“出行教父”、沈晖曾在传统汽车厂工作多年,只有何小鹏丝毫没有造车经验,是一个纯粹的“跨界者”。何小鹏喜欢各种新鲜的东西,包括车。但他直言在加入小鹏汽车前,其实并不懂造车。

“他之前没有做车的经历,对车的品质和交付会非常焦虑。”萧晴说,在何小鹏焦虑的时候,就会把业务线的人抓过来聊,问项目进度,问细节,还会下到工厂里去问。


3

把自己给“搭”进去


虽然何小鹏在2017年8月份才正式加入小鹏汽车,但实际上早在2016年初的时候,就已经被”拖下了水“。那个时候,橙行智动第一次将产品的名字确定为“小鹏汽车”,从那之后“小鹏汽车”取代了橙行智动,被外界广泛接受。

王小娴回忆,当时公司要向外推品牌,但橙行智动只是公司名字,而不是一个品牌名字。团队选了四个名字做备选,小鹏汽车排在第三,前两个是橙子汽车、小马汽车,但是不巧的是,那两个名字已被人注册。

当时有人提出,“小鹏”这个名字也很亲切,并且容易被记住,就拿着这个名字让何小鹏做选择。无意间,将何小鹏与小鹏汽车紧紧地绑在一起。

“他们把这个名字给我说的时候,我其实有点犹豫。但是后来想到雷军在投UC时候的一句话,投资人就应该‘帮忙不添乱’。我是投资人,他们提出了建议,我如果不是特别反对,就应该同意,不给公司添乱。”何小鹏回忆。


2018年7月18日,雷军到访小鹏汽车位于广州的新基地,对小鹏汽车量产版G3进行了试乘试驾,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坐在副驾驶为其讲解。


在那之前,何小鹏一直都比较低调,外界也很少人知道橙行智动与何小鹏的关系。在当时,橙行智动还是一个比较小的公司,互联网出身的何小鹏刚开始觉得产品名字并不能代表什么,就像一个网站名字一样,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但这令一些传统车厂看得不爽,认为何小鹏有一些狂妄、自大,在中国所有的汽车厂商中,没有哪家企业敢用创始人的名字名字,除了小鹏汽车。在世界范围内,用创始人命名的厂商,也只有那些享誉全球的知名品牌——本田、奔驰、福特、劳斯莱斯。

但是,与这些品牌相提并论,这家名不见经传的造车新势力,配吗?

加入小鹏汽车后,何小鹏需要频繁地出席各种论坛、会议,去宣传智能汽车,宣传小鹏汽车。他甚至给助理萧晴开玩笑地说,希望可以研发出一款空间穿梭机,哪里有会开,穿梭机能把他直接带到会场,就好了。

有的时候,还需要把自己置身于舆论当中,对一些质疑去做回应,他希望外界能够给新造车势力更多的时间和宽容。

李书福在怼互联网造车时,何小鹏在朋友圈里隔空做了回应:“今天造车新势力有很多问题,过度营销,忽悠政府和用户的行为也很明显,我身处其中也觉得忽悠一大堆。但是借用华为的一句话,小胜靠智,大胜靠德,最后胜出的一定是优胜劣汰出来的。

何小鹏从骨子里是一个低调,沉浸在自己理想当中,不愿意抛头露面的人。

“我在UC的时候,完全不出来,基本上不接受采访。现在也是无奈之举,有点被迫的。”何小鹏表情平静,能看得出有些无奈,但他不想把自己的无奈展示给外界。

梁捷能够体会他的这种感受,小鹏汽车是一款To C的产品,某种程度上CEO就要牺牲自己隐私为公司建立品牌,CEO就是在为公司打工,尤其是在公司做宣传,做品牌的时候。



4

坚持跑,就可能成功


“互联网造车”是两个概念:互联网、造车。这也注定在这家跨界公司里会有两拨人,传统车厂的人和互联网行业的人。

在位于广州市天河区的小鹏汽车智能产业园里,办公楼的二楼和三楼分别工作着两拨人,二楼以互联网行业为主,三楼以汽车厂商为主。王小娴负责公司的行政事务,她有一个明显的感觉,虽然两层楼都是大男孩,但三楼明显要比二楼稳重,二楼要比三楼有活力。

此前,两层楼的的员工做了一次联谊,不过让王小娴意外的是,性格迥异的两拨人竟然能够开心地玩在一起,三楼觉得二楼有趣,二楼觉得三楼成熟。

王小娴记得,在小鹏汽车早期的时候,何小鹏一直给同事强调公司文化的重要性。有一次她问何小鹏,公司文化是什么?何小鹏说,就是每一个人身上要散发相同的味道。而他自己身上所散发的味道就是亲民、简单、正直、较真、严谨,这是典型的产品经理味道。

现如今,他的这个味道正逐渐蔓延在整个公司中,同事们以“同学”互称,没有强烈的上下级意识,对于老板也是直呼其名,叫他“小鹏”。凡是叫他“何总”,或者“小鹏总”的,不是新员工,就是前来参观者。

11月19日中午,何小鹏和几个同事一起用餐,其中一个男同事体型较胖,两个人打起了赌,只要后者能在三个月内瘦30斤,何小鹏就输给他30万块钱。这撩起了周边同事们的兴趣,几个女同事也加入了这场“赌局”,对她们来说,这是一场双赢并且没有成本的赌局。

其实,在很多同事的眼中,何小鹏有两个极端的性格,一个是平易近人,可以平等地对话;一个是咄咄逼人,总是会抓住对方的逻辑漏洞,甚至经常“怼”人。

梁捷说,在工作中,当何小鹏去挑战一个人的观点时,就会有攻击性,他会用自己的一套逻辑是说服对方。当然如果对方能够用自己的逻辑说服他,对他来说也是一件更开心的事情,“怼”人最终的目的是要达到共识。

理科生出身的何小鹏,对数字非常敏感。李金宇记得,有一次同事给何小鹏汇报工作,在谈到下个季度的工作计划时,用了一些形容词,描述了一个愿景。何小鹏直接给打住,要求他用具体的数字来描述,他觉得数字更准确、真实。

何小鹏是一个自我逻辑很强的人,以至于在有的时候,他的逻辑难以被人理解,甚至被人误解。今年8月份,何小鹏在公司战略发布会上讲到,传统汽车经过了若干年的发展,在生产工艺上已经日臻成熟,但在科技和智能应用上的进步依然极其缓慢,而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不在制造。

这个演讲被外界所诟病,何小鹏也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尊重制造”、“蔑视同行”、“狂妄”的质疑纷至沓来。

这其实是典型的何小鹏式演讲,简单、直接、不留余地。这样的风格在这个圆滑的社会里有一些格格不入,甚至会被看做是“情商低”的表现。不过,他的很多好友却能理解他的这个行为。梁捷感叹:“这个时代就是这么奇怪,情商高低有时并不重要。坚持跑,就可能成功。”他认为,一时可能有些人不理解何小鹏,但是最后肯定相信他。


5

细节控


其实,在公司食堂,很多员工并不愿意与何小鹏一起用餐,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曾经指出一顿饭的成本是多少,并告诫同事,不要剩饭。

11月6日,一个极其普通的星期二,何小鹏给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名为“创业中的自我修炼和提高,从细节做起”的内部信,他列了10个要注意的细节,其中一个就是,同事们在食堂吃饭,总是会吃剩一半,然后倒掉。

“问了下原因:食堂阿姨打太多了。这是理由吗?我们自己不能提前说明吗?”何小鹏在信中反问。

熟悉何小鹏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细节控”,尤其是那些能够反映体系问题的细节,何小鹏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在他看来,食堂剩饭,有两个原因,一是员工浪费,二是饭菜不好,这是可以反映一些体系问题。小鹏汽车是一家备受资本推崇的创业公司,但他们却运行着一套稳健的财务风格,不浪费,不奢侈,何小鹏希望员工们也有这个风格。

在他所列的10个细节中,还包括下班后不关电脑屏幕、停车场充电时不关整车电源、开会迟到等。

“赢在格局,输在细节”是他时常说起的话。对于细节的追求,在汽车的性能、智能性上体现得更为明显。如果一些细节不满意,他宁可推迟新车的发行。

造车不同于互联网产品,互联网产品出现了问题可以迭代、升级,而造车则只有一次机会。他认为,新造车公司最多只有两发子弹,第一发子弹打出去,效果好,就能活下去。如果效果不好,就需要打出第二发子弹,但这个时候,必须要有足够的资金。

另一方面,有些细节何小鹏又很不注重。在小鹏汽车智能产业园的四楼,只要听到拖鞋的声音,就可以判断是何小鹏在走路。如果不会见重要来宾,何小鹏经常会穿一双拖鞋在办公室里。

在生活上,他奉行的是一套极简主义,吃饭、穿衣,合适、舒服就行。他有一条宽大的蓝色牛仔裤,穿了很多年,如果不是家人和同事的强烈要求,可能还会再穿几年。之所以钟情于牛仔裤,是因为他觉得那是互联网人士的标配。

11月16日,在广州车展上,何小鹏站在演讲台上,面对着众多镜头发表了“慢就是快”的演讲。当他沉浸在自己的逻辑当中时,台下的人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何小鹏的穿着似乎并不搭配。那天,他穿了一双黑色皮鞋,一条灰色西裤和一件灰色衬衣。

这在当时让负责他个人形象的工作人员很抓狂,前一个晚上,工作人员特别强调他要穿一件浅颜色的衬衣,这样可以更好地搭配西装,显得喜庆、自信。但是他还是给忘记了。


6

早起者的急刹车


从2017年9月份开始,小鹏汽车进入了一个快节奏,员工从700多人飙升到3000多人,总部也搬到了一块现代化的智能产业园。

今年3月22日,小鹏汽车1.0量产车型顺利通过广州市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的审查,正式取得小鹏汽车第一张新能源汽车专用号牌。这也是造车新势力量产车落地后的第一张专用号牌,标志着互联网造车不再只是忽悠式的“PPT造车”。

两次创业,何小鹏都赶了一个大早,然后加速前进。

梁捷回忆,2004年做UC浏览器的时候,就被很多人质疑“太早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通信网络也以2G为主,移动端的浏览器使用场景并不多。但起了个大早的UC,没有辜负外界的期待,最终成为了那个领域的霸主。

在今天来看,智能汽车也是一个“太早了”的行业,充电桩、电池、智能化等,都不是特别成熟。有人说,智能汽车是5G时代的产品,而今天依然用的是4G。

所以,在智能汽车这个领域,更是要求“一快遮百丑”。那些体系建得快、融资速度快、项目推得快的企业,就更容易跑赢市场,让质疑声闭嘴。小鹏汽车便是如此。在刚加入小鹏汽车时,何小鹏在公开演讲中提出自己要做的四件事,第二件就是追求效率。

但是,蹊跷的是,就当人们以为何小鹏会带着他的小鹏汽车快速前进时,他却选择了放慢脚步,甚至不惜承受外界的质疑。

早些时候,蔚来汽车宣布将在9月底前实现交付一万台车。7月31日,何小鹏发了一条朋友圈,喊话李斌,年底之前,新造车势力中,没有人可以交付一万台车。此后,两个人玩笑般打起了赌,谁输了,就赔谁一台小鹏汽车或者蔚来ES8。

在那个时候,何小鹏已经开始认真思考互联网造车“速度”的问题了,他意识到,对于智能汽车来说,交付是一个非常大的命题,甚至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命题。



11月,他在“慢就是快”的演讲中说,从产品、体系、可持续能力、财务四个方面阐述了自己的观点。那个时候,小鹏汽车的G3其实已经达到了交付标准,一些高管建议按时交付,但是何小鹏还是给压了下来,他希望将产品做到完美无瑕。

14年前,何小鹏用了10年的时间,将UC打造成了一款40亿美元的产品;14年后,他的野心更大,他希望用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将小鹏汽车“焖”成一家千亿美元市值的企业。从创业者到企业家,何小鹏或许已经找到了自己方向。


  • 本文转载自南方周末(ID:southernweekly),作者:吴遮。IDG资本对内容有修改。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波、李金宇、萧晴、王小娴均为化名。


你还不能错过:


进入【独家精选】菜单或点击下列关键词

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2017 薪酬报告|2017IDGVIEW| 2017 年度总结| IDG 大咖说|IDG 私享会

消费升级| 新电商 | 泛娱乐| 出海 | 品牌| 人工智能| 金融科技|消费金融| 体育

微信ID:idg_capital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 IDG资本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