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4年,花光1500万!我终于要结束创业了

2018年11月29日07时30分内容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坚持4年,花光1500万!我终于要结束创业了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本文转载自11月27日微信公众号“秦小明”(ID:xiaoming_qin),作者:秦小明,不代表《财经国家周刊》观点。


既然宏观的问题不太好谈,那么我们就谈一点微观的。有句话叫见微知著,也没什么不好。

今天和两个同为创业者的朋友聊了一下创业这件事儿,蛮多感慨,和大家简单分享一下,先说说我这两朋友的故事。


1

故事一,创业一定需要团队吗?

今天无意刷到一个朋友的短视频,我有些好奇,因为她以前创作都是集体创作,就视频里包括几个人那种。但今天我看到这一条,只有她自己。

我发了个消息问她,她回:

知道为什么这个视频里,只有我自己吗?因为录这个视频那天,我的团队集体辞职了。既然没有人一起录,我就写了一个独角戏的旁白,自己录。

我想起了去年她刚要创业时我给她讲过的话,我说不要一开始就追求所谓的团队运作,先把自己的产能利用充分。创业起步,并不需要按照完美的商业计划书里写的那样,各个角色都要到位,这反而可能增加成本和管理难度,更容易失败。

和绝大多数初次创业者一样,我这位朋友并没有听进去我的话,很快她的团队就招兵买马,扩充到十余人。毕竟,这看起来才像一个公司,创始人也才有一个CEO该有的样子。

一年之后,又回到了最初一个人的状态。朋友说,其实没必要一开始就找那么多人,一个人反而可能过得更轻松,她想明白了更多事情。

现在她自己运营一个几百万关注量的新媒体号,每个月大几万的收入,状态明显比前阵子好了些。


2

故事二,坚持四年,烧光一千五百万。

相比而言,第二个朋友的故事,更为典型。

互联网行业,社区服务类App。公司运营了四年,时间不可谓短。员工大几十人,还不包括一些兼职的。四年花掉的钱,不多也不算少,一千五百万。

今天下午和这位朋友叙旧,朋友说,搞了四年,终于有点疲态,不想搞了。想暂时从这个状态中抽离一段时间。

“我可能需要一两年的时间,过一下稳定的生活。”

朋友说完,神情有些凝重。跟我对视了两秒,把头扭向了窗外。

这两天的深圳,淅淅沥沥的小雨。十七八度的温度,对这座南方城市来说,已经算得上真正的入冬。

“懂得很多道理,还是过不好一生。你要去跟创业的人讲聚焦,讲起步切入口要小,讲放弃沉没成本,谁不知道?我没创业的时候,这些东西都看了无数次,背得滚瓜烂熟了。但唯有当自己真正跳进市场里,才发现知道有个卵用,还是要傻逼过,才能真懂!”

朋友说,其实去年他就知道这个公司迟早要结束,但就像养育了三年的孩子,谁又舍得轻言放弃呢?于是结束的时间,一推再推,推到了现在。

“该放弃的,终归还是要放弃。沉没成本不可追,这不是你教大家的嘛!”

朋友在这样的关头,还能记得起我在金融课里讲的东西,我感到欣慰。


3

创业这件事,做失败了,简直太正常。如果有谁跑来和你说,第一次创业,就大获全胜,才是不正常。

很多创业的人一开始都怀揣着各种梦想和情怀,但却相对忽视了赚钱这个目标。那么赚钱重不重要呢?太重要了!

就如我之前写过的那样,不要习惯了容易,就把容易当做常态,而忘记了生活本该有的曲折。

不要习惯了有个idea,拿个business plan就能招来投资人,然后搭建团队,开发产品,圈用户......,就忘记了创业其实是需要赚钱的,是需要现金流的。

在上升周期,钱多,人傻,速来。这样的模式不能说罕见,在媒体的放大下,很多人甚至误以为创业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事儿。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都是十分肤浅的认知。

还有,一些习惯了办公室吹着空调画PPT的白白净净的书生,也似乎认为有个好的商业计划加上资本,就意味着成功一半。或者是,不少人总认为,创业没有团队怎么行,怎么着也得好几个人一起搞,才能做出成绩,才能改变世界。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是他们奉行的哲学。

但真实的创业生态,离这些媒体报道里的故事,离商学院教科书上的案例,都相去甚远。


大量成功的创业者,在一开始,根本就没有团队的概念。团队这个东西,大家似乎都有点过于迷信了。更多人绝对不等于更有效率,更不等于更容易成功。事实上,尤其在经济的下行周期,人越多的创业团队,越容易死。

此外,在越是困难的时期,创业这件事,就越会回归到它的本质。创业的本质是什么?是做生意。虽然人们会用形形色色的浪漫词汇来形容创业,但这改变不了它是做一门生意的商业本质。

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要赚钱,要产生现金流。

这一点,在经济上行期,在创业泡沫很大的时候,严重被创业者低估了。当然,这不能怪他们,大环境使然。

潮水一旦褪去,你就会发现那些不太注重现金流的创业公司,成批成批的死去。甭管它是曾经被资本吹上天的明星公司(小黄车大家并不陌生),还是没有被媒体关注的普通公司,甚至是一个搞自媒体的“个体户”,结果都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那些在泡沫时期懂得克制,懂得聚焦,懂得深挖用户需求,懂得创造价值,懂得靠自己造血的公司,在潮落之后,才会开始绽放光彩。

梦想很远大,情怀也很感人,但创业的人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一个“生意人”该有的思维。生意人是什么思维呢,我不管这个东西未来会怎么样,我先要有产生cash flow的本事。

不要说生意人思维格局太low,那些天天喊着改变世界的拥有大格局的人,很多都连一个商业周期都没熬过,刚一入冬,就被冻死了。

想要创业,先问问自己,有没有能力凭自己本事先赚它一百万。没有的话,最好别来趟这趟浑水,这个游戏不属于你。


4

坚持了四年,烧了1500万现金后,得到了什么?我如此问朋友。

“肯定不是物质回报,我创业四年肯定还没在公司上班挣得多。但更多的其他方面的成长吧!很多东西,得自己经历了,才真正懂。”

比如呢?我继续问。

“比如,一开始总想做加法!这个点子行不通,用另一个。这个产品线不行,加一个。公众号做不好,试试微博,试试抖音。或者都搞上,总有一个能行。

但到后面,才发现应该做减法。一个个都砍掉,发现真正打到用户需求的,就一个东西。有时可能一个东西也没有,前面做的全是无效的,是自己脑补的!”

懂得放弃,懂得聚焦,懂得以小见大,懂得以深谋远,才是真正的智慧。



PS:


结尾彩蛋:我在故事一当中说到的朋友录制的视频,分享给各位。

“我在这家公司四年了,这四年的确过得不容易,但终究还是过来了”




延伸阅读1:

徐小平:创业失败有共性——只有老大却没有老二老三

本文转载自2015年5月9日微信公众号“首席商业评论”(ID:CHReview),作者:徐小平,不代表《财经国家周刊》观点。


今天的主题是“论初创企业合伙人”。它指的是创始阶段,两三个人的联合创始人。为这个演讲,我准备了挺久,换了好几个题目,最后决定讲这个主题。倒不是因为电影《中国合伙人》,这是一个陈旧的话题。我认为初创企业的合伙人非常非常重要,重要的程度超过你想做的市场方向。

我今天演讲里面引用我最热爱的演员罗宾威廉姆斯的语录,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创业,关于合伙人,关于奋斗。

“这个人不知道是谁,这个人显然是一个奋斗者”。你能找到马云做合伙人是非常重要的。创业第一件事是要找合伙人,联合创始人比你的商业方向更加重要。这一点,一般人理解不了。我在多年的工作、创业、投资的过程中遇到过无穷无尽的经验智慧,让我明白了这点。我们投了一个公司,它是一个电商,创始人是做互联网。它的联合创始人做供应链,做下游的。这种结合应该是50、50的股份、60、40的股份、70、30的股份,最差也应该是75、25或者80、20。到这家企业破产之后,我才知道那个联合创始人才拿了1个点的股份,这不是合伙人,只是伙计,打工的。所谓的合伙人,是你在股权上跟他分享,在荣誉上跟他分享,那么在自己上,他自然跟你分享。在创业的长征路上,他就会跟你不离不弃,一路走过去。

真格基金投的项目非常多,我们回头来看失败的企业,绝大部分都有共同的特点,或者是做得非常艰难的企业有一个共同的因素,就是他们的创始人里只有一个老大,没有老二、老三,没有占两位数的合伙人。这是非常惨痛的教训。几乎不用论证。有一次来了一位女士,我对这个产品非常喜欢,这个方向也很好。但是,她是百分之百的股东。我说你为什么没有一个合伙人?她说不需要,我有重要的员工。我就我说绝不会投你,原因是什么呢?当时她不明白这一点。我认为你一定成功不了。这是已经被多次反复证明了的东西。

尽管这样,我们也经常遇到许多创始人来到我们这里,经过了极长时间的思考,就他一个人,或者两三个人,说我答应了期权,未来四年给他一个点,一年0.25,这种不是合伙人,这种只是打工的。我们投一个项目,这个家伙在现场,非常棒,我们投了,挣扎了三年,非常困难,为什么?最后发现他就是没有合伙人。他说我准备给我的员工期权了。你从出发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同盟军,就没有伙伴,就没有跟你同生共死的,一起爬雪山、过草地的伙伴。这个问题非常的严重糟糕,这个朋友还是名校的MBA。大家意识不到这个问题。

为什么许多优秀的创业者没有合伙人。我总结了四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没有意识,他不知道。作为投资人,作为创业导师,我觉得应该普及这个知识。一定要让人们知道创始团队,两个到三个的联合团队。大家知道小米,人类历史上达到百亿美元销售、百亿美元估值的发展最快的公司。它有7个联合创始人,后来并购了一家公司,很骄傲地说是我投资的公司,也给了他联合创始人应有的成功。这就是发展最快的、势头最猛的公司,合伙人最多。我也相信雷军的股份一定比我投资的所有公司的老大都少,然而它是发展最快的。从第一天起,一定要有这个意识。

为什么我不投那位女士呢?她居然跟我辩论不需要联合创始人。要知道,1+1=2是不能辩论的,如果是1+1=3,你要去找红杉。这是第一,没有意识。这个时候,你得学习。经常有人问许多的问题,创业者需要什么素质。我说学习的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问题,没有胸怀。你有这个意识,你没有胸怀,你不觉得跟人家分享很重要,你不觉得51的股份给人家49,70的股份给人家30,你不觉得有必要,你觉得我是百分之百。同志们,每一个人都是百分之百,可是当你的生命、智慧、精力、才华、梦想和别人分享的时候,你的80%、70%、50%就会无限放大。所以这是胸怀的问题。这个胸怀也是创业者最基本的素质。这没什么可以讨论的,如果一个人不懂得分享,不懂得跟人家分享你的责任,没有人会分担你的责任。

第三,我们投过一些人,让他去找人,他找不到,他说到哪儿去找?这种人也不应该投。为什么呢?他没有资源。大家知道,有创新工场,有金山系,有各种各样的资源,当你创业的时候,如果你身边都没有同学、朋友、同事、老乡是你的合伙人的话,随便找个人,打个电话,人家知根知底,愿意跟你,那么这种公司就不要做了。

新东方有一次聘任人力资源总监,我就问他新东方的人力资源有什么特点。他说需要有共同的梦想。我说那是扯淡。新东方人力资源的特点就是两个,二老,就是老同学、老乡,再加一个老,就是老妈。在创建初期,俞敏洪的老妈是他的合伙人。还有一个是老婆,作为海归不能这么说,我说太太。我和王强,就是他的同学,这就是资源。搞英语的,如果你是学理工科的,你的资源就少了一点。

第四,你有意识,有胸怀,愿意分享。许多人说,徐老师,我到处去找人,我也知道很多人,说来说去他就是不来,这是什么原因?没有魅力。你没有魅力把人家忽悠过去,把人家吸引过去。一席话,让人家过去的人生没有意义,不能抛弃跟你重来。我在做投资的时候,我经常说创业者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忽悠力。你雇的人往往都是大公司的,都是重要人物,合伙人,这样的人,往往要抛弃高工资、期权,甚至非常多的股票。

你们创业的时候问问自己,四个东西都有的话,你已经有团队了。无论如何要懂得在起步之时结伴而行。创业之路是艰苦的,山上有老虎,一定要结伴而行,才能一路披荆斩棘、过关斩将,才能够到达你梦想的一半、三分之一,或者是75%,或者百分之百。

意义的问题,我讲两个故事。2001年4月份,美国ETS向新东方发起了总攻,他们在《华盛顿邮报》上说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关闭新东方。《环球时报》头版头条也登了对我们很不利的文章。这个时候,我们几个人就走到一起去,商量对策。好几个跟我们谈合作的公司,就在这个时候说,对不起,等到你们的灾难过了,我们再来。在这个时候,我们几个合伙人走过去,跟老俞一起击退了帝国主义对我们的猖狂进攻。当然,我们是爱国,也爱世界。在当时,ETS确实做错了,他们没有考虑到中国的情况。要知道,企业会有无数个灭顶之灾的时刻。企业要做的就是解决问题,应对危机。你如果没有那种真的跟你同仇敌忾,跟你一起沟通、交流、挑战、质疑的哥们,你一定搞不好。

去年“301”大促,聚美优品,可以说是电商史上最大的灾难。这个时候,我们许多合伙人跟陈欧通宵不眠,寻找应对危机的办法。如果不是合伙人制度,如果不是股东利益的捆绑,仅仅是革命理想的话,我们是不会一起走过这段路的。合伙人的意义,不言自明。正如美国独立宣言的第一句话——我们认为下面的道理不言自明,不需要辩论。

这是《Good Will Hunting》里的一句话:什么是你的心灵伴侣?那些可以跟你较劲的,那些能够毫无保留与你沟通的人,触动你心灵的人。只有合伙人,才有这种意愿,才有这个资格,才有这种能力。只有这种人才能在最后,你失败的时候,他跟你一起反败为胜。否则,你百分之百的股份,我干嘛要跟你一起承担风险。

方法很简单,我要做一件事,已经有了两到三个人,不能太多。股份制,新东方的股份,我也可以讲一讲,老俞50,我和王强是10和10,我们在漫长的新东方的创业的长征当中,我经常说一句话,我为了我的10%而战。当然,我是爱俞敏洪的。如果我们不是合伙人,如果新东方的利益不跟我们捆绑在一起,假如仅仅是为了新东方培养人才的理想,我早就去团中央了,或者是去红杉了。正是因为我们的利益捆绑,我们才能在每一个艰难时刻一起挺过来。

情怀是什么?情怀是理想。人不能说我这个值多少钱,明年又值多少钱,这个不够。新东方是为了人才的培养,基金是为了每一个在座朋友创业的梦多了一个可以找的人。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有情怀,当遇到利益纷争的时候,我们就会用更高的情怀,更高的利益、价值观、责任感,这能够化解许多矛盾。合伙人制度仅仅是利益捆绑还不够,还要有梦想的捆绑,还要有价值观。

我经常说两句话。不要用兄弟情意来追求共同利益,这个不长久,一定要用共同利益追求兄弟情意。不能纯粹为了理想去追求事业,但你的事业一定要有伟大的理想。这样的合伙人制度才能长久。

一般来说70、30或者是80、20,或者是6、2、2,在中国应该有控制的,你一定要给你的合伙人1、2个或者是3个。

这是《死亡诗社》中的一段话,我步入丛林,开始创业,因为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担忧、拘谨、小气都击败。以免当我生命终结,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今天的中国绝对是创新的黄金时代,如果大家勇敢的启动创业,加上两三个伙伴一起同行,大家一定会实现自己的创业梦。

谢谢大家!




延伸阅读2:

3个让你想要放弃创业的瞬间,挺过去就是胜利

本文转载自2016年6月29日微信公众号“猎云网”(ID:ilieyun),作者:Jennifer Fitzgerald,饼饼编译,不代表《财经国家周刊》观点。


  • 本文作者Jennifer Fitzgerald,是PolicyGenius的CEO.

每个在硅谷进行创业的人,都知道“独角兽”这一形容词。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企业成为有数十亿美元资产的大企业,都希望自己成为那些一路过关斩将的投资者们、小有名气的同行们,还有继承家族企业却墨守成规不思变通的富二代们羡慕的对象。

  • 但是,事实上,真正成为大企业的创企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虽然这其中少不了有商业模式的惯有弊病作祟,但多数情况下,在商业模式露出破绽之前,创始人早就想要放弃了。

正如美国HBO电视网所播报的硅谷一栏节目中所展示的那样,创企在通往成功的的大企业的路上是相当艰难的。这一路上,会有无数的诱惑和挑战,让你觉得干脆还是收拾收拾,重新做回一个小白领。

但是,如果创始人能在这条充满艰辛的道路上看透一些套路,找到一些趣味性,那他兴许就能成功,继而为后来者们讲述自己的成功之道。下面就是创业者在创业之路上很可能会遇到的3个唯恐避之不及的麻烦,个个“致命”。

被否定了一万次,也没听到一个肯定的声音

几乎每个创业者在创业之初都想要颠覆一个行业,野心勃勃的开始势必会在以后的道路上变得气焰更盛,目标越来越大,计划也越来越大。到最后,结局只有两种:得偿所愿,做大做强;一败涂地,卷铺盖走人。

你可能会向你的投资人保证说,这个花费了无数时间和精力的项目前景可观,势必会取得成功,但对方给你的回答只是一声坚定的“谢谢,我不感兴趣”。

如果你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这声回答肯定会让你失望。但如果你是个积极乐观的人,你就知道,这完全没必要放心里去。因为,在有第一个人肯定你之前,肯定还会有无数的人要说“No”。

需要明确一点的是:融资是件痛苦的事情。这意味着你必须来回穿梭于各种会议室,精神饱满地推销自己然后被否定,尤其是第一次的时候,你可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把结果看得那么重要,但是,情况也许比预期的还要糟糕呢?在兑现对消费者的承诺之前,首先还得把自己的产品推销出去。

在推销时,有什么地方需要注意呢?

  • 向风险投资介绍自己时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 向投资人引荐自己之前了解投资人希望看到的度量标准。

  • 在拜访真正的投资方前,先去低风险投资人处探探情况。

  • 多讲一些故事,而不只是罗列幻灯片。

不管做任何决定,都要分清主次,一切以公司发展为第一要务。

当我和我的创始人开始为PolicyGenius筹资时,投资人对我们置之不理,更别谈注资了。但是,当我们越做越好,成功完成B系列融资,并在业务上取得长足进步时,情况就慢慢变好了,当然,这其中涵盖的勇气和努力,经历过的挫折是不言而喻的。

车轮与车身脱节了

如果说把自己的产品推销给投资者是最困难的部分,那么,将产品推向市场就容易多了,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了,事实上,经营一家创企的每一个细节都可以说是最难的一部分,而且,当产品与市场接轨时,又会有新的挑战出现。

在推出产品之前,你肯定已经在相对可控的环境中对产品做了仔细的测试,再放入瞬息万变的市场之中,但是,尽管这样,你还是可能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比如说,网站可能会瘫痪;消费者的注意力说没就没了;在一个谦虚自夸的经典案例中,你的操作团队可能没那么高的工作效率;你有可能收到很多消费者的负面反馈,在一个顾客回馈直接影响其他顾客做出购买决策的时代,这无疑就是对创企宣判死刑。

  • 墨菲定律指出:“凡是可能出错就一定会出错。”这对推销产品同样适用。

也许你会发现,这场商战硝烟弥漫,你扮演的角色就是争先恐后去灭火的消防员,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事实上,如果你在推出产品的前后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要么就是你做得太完美了(说实话,这不太现实),要么就是你的产品还不足以在市场上激起涟漪,你以为的挑战书其实在别人眼里还什么都不是。我曾与无数的创业者交谈过,他们表示,在公司的起步阶段都会出现车轮与车身脱节的情况,那么,问题来了:作为一家企业的领导者,你能在驱动三个轮子的汽车的同时还能修理好那个掉了的轮子吗?

悲伤逆流成河,无法自拔

“悲伤逆流成河”,这句话既贴切,又形象生动,用它来形容创企的成长史太合适了。

我们一览Y-Combinator艰难的成长史。在上面的图表中,个中曲折一目了然。创业者将自己的企业带到这个世界上,如果能在一些像TechCrunch 、TheNextWeb 或FastCompany这样有名的出版物上得以展现企业风采,实在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但是,出版商这块跳板只是暂时的,风光过后,企业要寻求长远发展还是得有自己的规划。

  • 在体育界有一种说法,“成功能解决所有问题。”当有一个球队输了,报道出来的新闻头条全是关于某某巨星对他的团队不满;管理部门人员与主教练不和;甲不作为,乙不得志诸如此类。但是,当一个球队获胜了,所有这些流言蜚语便瞬间销声匿迹了,尽管之前存在的问题依然存在。

对创企而言,也是这样。很可能在一开始,你雄心勃勃,信心满满地创办并推广自己的企业,顾客越来越多,招揽的人才也越来越多,一切欣欣向荣的样子。但是,不可避免的,你也可能会遭遇事业的瓶颈,从此悲伤逆流成河。各种渠道几近枯竭,企业发展停滞甚至倒退,一个重要的员工离职,所有一切都像是小丑的一场失败的演出。更可怕的是,祸不单行,这一切都赶在同一时间发生了。

这个时候,也许你就想要放弃了。

从来不会有人告诉你,你什么时候会从悲伤的低谷中爬出来,或者说,你能不能度过这个坎。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去衡量有没有努力的价值然后自己做决定,自己想办法到达理想的彼岸。AirBnB创始团队关于如何跳出低谷期有着自己的经典的故事。但是,要理性看待他们的故事,毕竟,每个创企的成长期所遇到的困难不一样,解决的方式也不一样,而且,能不能度过难关还是运气,勇气及明智的决定等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最后再送给大家一句话:来得太容易的东西从来都不值得拥有。有什么事情能比看着自己的创企从无到有,最后成长为一家大企业更令人满意呢?也许你要说,养个孩子的满意度更高。是的,从某种程度上讲,创办企业与养孩子无异,他们之间的区别就是,创办企业能给你带来利润,而将一个孩子养大,一直到送他上大学将花费你25万美元。

解决问题很难,坦然面对问题也很难。吸取成功企业家的经验或许对自己企业的发展有些帮助,但是这避免不了所有的问题。只能说,你可以从其他企业家那里预知到自己可能会遇到的麻烦,然后,当麻烦来临,不要慌张,相信自己,鼓励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并为解决下一个麻烦做好十足的准备。

封面图片:新华网资料图

总监制:王磊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王婷、杨萌


任何事宜请后台留言

或发邮件至xhscaijingguojia@163.com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分享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