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文章 >新闻微信公众号文章 >界面微信文章 >"成人动画”《大护法》能成为第二部《大圣归来》吗?

"成人动画”《大护法》能成为第二部《大圣归来》吗?

2017年7月16日10时05分来源:界面


“过审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难,很多时候过于自我阉割”。


作者 |戴天文



“中国动漫已经崛起”。

这一说法最早是从2015年7月《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上映时被该片“自来水”所传颂的。在此之前,国产动画电影中充斥着低幼系列剧集的剧场版,以及无数类似《汽车人总动员》那样对国外优秀动画作品进行“借鉴”、“恶搞”的低质量作品,就算是最早启动的热血系列动画《魁拔》,也因为故事、制作等种种原因,没有得到主流动画观众的肯定。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出现确实给予观众希望,不过直到第二年的暑期档,内地观众才等来了在影响力、口碑、票房上都算得上接班人的《大鱼海棠》。在此期间,已经有近十部来自美国、日本、法国等地的优秀动画电影登陆内地院线。一年只有一部话题性大作,离所谓的崛起还相差甚远。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彩条屋影业CEO易巧的肯定。目前,《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的制作团队都受到彩条屋投资,易巧也带领制片团队,深度介入了《大鱼海棠》的制作。

在彩条屋这几年“一年一部原创动画电影”的计划中,接棒前两部的,是由好传文化签约的不思凡导演制作的新片《大护法》。

《大护法》正式海报

动画制作的周期比一般电影要长很多,《大护法》所讲述的故事在导演脑海中成型的时间早在2013年。限于当时的条件和市场环境,这一项目在一开始并没有登上大银幕的计划。真正促使它电影化的,是2015年年底彩条屋成立后,易巧与其团队的介入。

谈到了解这一项目时的情景,易巧连用了两个“可惜”来形容。第一个可惜,是“故事这么好,不做出来太可惜了”,第二个是“只在网络上播放不能上院线,太可惜了”。

相比《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的导演田晓鹏和梁旋、张春,不思凡在制作《大护法》时的境遇要困难得多。田晓鹏在国内主流动画圈已经小有名气,而且是十月文化的老板,有能力倾全公司之力对《大圣归来》孤注一掷;梁旋和张春同样拥有彼岸天,在此之前制作广告等赚钱的业务也保证了《大鱼海棠》项目的顺利进行。对不思凡来说,只有小小的5人工作室,以及在此之前推出的几部诸如《黑鸟》、《小米的森林》等没有完结的小众作品。《大护法》的启动资金,还来自于国际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79人的慷慨。

《黑鸟》在flash动画时代拥有不少忠实粉丝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正是因为极端的成本控制,让《大护法》这部影片不得不将资源都用在刀刃上,也就是导演的风格化展现。

不思凡在此之前的短篇作品,最为人称道的就是水墨画风格画面与独特视角叙事的结合,“独自踏上旅程去寻找”,几乎是贯穿导演创作生涯的艺术母题。

在《大护法》中,为了让故事也能具备如同中国水墨画那般的气质,许多角色的设定只呈现了冰山一角,甚至就连影片所希望呈现的思想都在多个方面蜻蜓点水一般提出,并没有将某一个特别地拔高。当然,这样的叙事手法不容易掌握,在传达给观众时也十分容易出现偏差,导致该片在此前的路演点映中,经常会遇到同一场的观众对影片的理解有着极为明显的偏差的情况。

其中影片主角大护法贯穿始终的自言自语,是被观众最为诟病的一点。纵观全片,大护法的身世留白也十分巨大,就算得知他活了几百年、职业一直未变,但他是谁,来自哪里,为什么有着特殊的能力,如何成为护法……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没有给出答案。

构建一个架空世界观其实一向是中国动画电影难以突破的一点,《大鱼海棠》在上映时遭遇的最大争议就是整个世界观的可信度并不能说服一部分观众。而《大护法》中,虽然提到太子、奕卫国等元素,但整个故事都发生在花生镇及其附近这样一个密闭空间中。当空间足够小、整体故事风格讲究留白时,在90分钟内设立一个相对明晰的世界观就显得简单的多——当然,考虑到导演三部曲的布局,《大护法》里挖下没填的坑只多不少。

界面娱乐对话《大护法》导演不思凡和彩条屋CEO易巧:

不思凡

界面娱乐:《大护法》的故事表面看上去很简单,一位寻找太子的大护法意外进入花生镇,与当地的统治势力产生冲突。是什么东西激发导演讲述这一故事的灵感?

不思凡:我觉得,所谓灵感,是创作者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点,可能因为从外界获取的某些信息、图像,加上当时自己的一些思考整合而来。其实你让我再去回想,我也很难回想起什么具体的东西。我就是在2013年左右看到某些群体,思考这个群体的感受,再将不同的思想元素积累起来。恰好当时同事们做了一些角色和一些美术上的尝试,在那个时间段,完成了虚与实的结合。

界面娱乐:那现在《大护法》呈现出来的效果跟当初模糊的设想之间差距大吗?

不思凡:会有。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准备上院线的,如果一开始就打算做院线电影可能我自己就先把这个项目给毙掉了,我觉得不可想象。我一开始的创作出发点,还是希望能够带给中国动画一个新的影像,用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方式进行呈现。在确定进入院线后,其实对整部影片做了很大的调整。

界面娱乐:对,听说在2016年还小规模放映过110分钟版的《大护法》。那个版本和现在的95分钟版有什么不同?

不思凡:主要是因为我讲故事的节奏比较拖沓,而且可能大家对大护法这样自言自语的行为模式不是那么接受。但因为我觉得他很萌,而且活了很长很长时间,是一个老顽童,我就想创造这么一个啰啰嗦嗦的人。你想,他孤独地度过这么长的岁月,应该是会自娱自乐的。

易巧:其实主要还是在节奏上的改变,我们请了林安儿(知名剪辑,曾任《功夫》、《长江七号》剪辑,被誉为“江湖第一剪”)做监制,把导演之前有些拖沓的节奏剪得更加紧凑。另外也有审查上的考虑,把一些过于暴力血腥的镜头给去掉了。

界面娱乐:这部影片的暴力元素确实有点超过观众固有的对国产动画的印象,看片时可能有的成年人也会被震撼到,是不是考虑到接受度的问题,才把花生人的血处理成绿色?

不思凡:对。

易巧:因为是动画片,我们也不想做的过分的暴力,希望有一些动画的色彩感在里面。哪怕是暴力,也有美学感存在。这是导演的设计,这是他的暴力美学。

被处刑的花生人

界面娱乐:在这个项目中,彩条屋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介入的?提供了什么样的帮助?

易巧:其实一开始是导演想做这样一个不是那么传统的带有暴力元素的影片,好传文化创始人尚游就希望他能做得更加极致。我们大概是在2015年年底了解到这部影片,当时就觉得这部120分钟左右的片子是按照电影的思维打造的,但在当时没有考虑上院线。当时尚游考虑的是以网络动画电影的模式在网上发行,但他找了所有平台,全都觉得片子很有趣,但也都以没人做过这一类型为理由拒绝了他。

我们彩条屋是唯一一家主动找到好传的公司。在此之前我有听说不思凡在做一个项目,看到之后才发现非常喜欢。我觉得这么好的东西,如果只是在网络发行太可惜了,怎么样也要想办法上院线。哪怕上不了,它的成本也不是高到我们不能负荷。最后我们决定不留遗憾,要坚持试一下。

界面娱乐:2013年开始做,在2015年当时已经有成片出来了?

易巧:当时还是样片。我们介入后,整个项目的定位就改为院线电影的方向,需要重新用电影的思考角度去做很多东西。我看到《大护法》时非常兴奋,我们终于有一部动画在探讨身处的环境、当下的心境、我们是怎样的人、我们如何存在这样的问题,又有着喜剧和暴力这样相对有趣的外壳,能够在轻松的环境下看到深刻的人性,我觉得这是中国动画的进步。

包括去报备、过审。过审的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三个月,根据他们的意见进行一些细微的修改,而且他们也觉得《大护法》挺好的,觉得中国能够出这样一部动画片挺不容易。所以我觉得整个过审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艰难,很多时候还是过于自我阉割了。

花生人执法者处决花生人

界面娱乐:《大护法》确实和现在中国动画电影都很不一样,甚至是和全世界主流的商业动画作品都非常不同,导演是如何在大众接受度和自己的风格中做出平衡、取舍呢?

不思凡:因为我不是动画的科班出身,也没有电影、编剧这些背景,只是因为自己感兴趣去做,就在创作中养成了自己的习惯。在整个创作的过程中,可能这样会好一点,可能那样会好一点,我只能根据自己的感觉去调整。我看电影时能感觉到的作品和那些电影不同,也想知道观众在面对不同类型的影片出现时,能不能接受这种完全不同的形式。

易巧:我觉得主要还是导演的风格。在创作中我们也有讨论过这个问题,到底是把它做成像《大鱼海棠》那样不出格、符合市场和观众预期的作品,还是做成一个出格的、让观众意想不到的作品。直到目前我们还是会选择后者。在我看来观众对好作品是有需求的,既要在他们的理解之内,但是又要超出他们的期待,超出一点。我觉得这个尺度是中国观众完完全全可以接受的。

更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动画电影市场其实还极度缺乏好作品,还是相对萧条的,大家都如履薄冰。因为我们一年只能出一部好的作品,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开始,今年才第三年,只有《大护法》能接得住这个接力棒,中国动画才能算站稳了脚跟,离崛起还远着呢。在这样的环境下,希望能保证每个好导演出来的好作品都是能够形成自己的风格去开山立派。比如不思凡导演,我觉得他就是风格的开创者,创造一个风格的意义远大于一部片子的意义。

真正的崛起,起码需要5到10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这样水平的作品,而且要类型不同、风格不同都能获得成功,有百花齐放的潜力。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制作水准在当时也达到了国产动画电影的高峰

界面娱乐:只有创造更多的可能性,这个市场才能越来越大。

易巧:对,也能让更多动画从业者看到希望,不是创作一部成功的动画必须得投入8年、10年的坚持,不一定背后要有怎样传奇的故事,是要坚持自我的风格到极致,一样有可能很好的表现出来。有助于大家更大胆地做作品。

界面娱乐:这部片子的成本也不高吧?

易巧:对,差不多一千多万元,因为是二维水墨式的动画。这个形式可能已经几十年没人去做了,我觉得在这个类型里不思凡导演和团队做到了极致,其实整体是在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下完成的,可能就是在我们介入前的早期资金紧张一点,后期相对更有发挥空间。

我觉得中国动画远远没有达到一个让我们去拼成本的环境,更何况拼成本我们也有优势,导演和工作人员都十分认真,能够把技艺呈现到最高水平。很多程度上,是我们用创意解决了成本问题。比如现在一流的动画角色都能对上嘴型,但《大护法》没有。我们觉得在水墨画风格整体效果里,如果突然有些细节十分精致写实,反而破局了。

而且动画在中国不是用钱可以解决的。很多时候我们在强调自己的钱和技术,但是你如果拿到国际上去拼,你的钱能达到美国两亿美金的成本吗?技术有日本那么发达、美国那么强吗?都没有。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能自成体系、自成风格,才是最重要的。

界面娱乐:这样孤胆英雄式、还带有暴力美学的风格,导演是受昆汀的影响比较多吗?

不思凡:我并没有刻意地去过多关注某部作品或者某位导演,更像是一种潜移默化。肯定是看到了一部好看的影片,再记下它。我从作品中捕捉什么呢?永远是捕捉一种感觉。就像斯皮尔伯格那样对人格题材的驾驭能给力,能带来那种非常规矩,但是又非常到位的一种感受。我也喜欢李安、侯孝贤那样的感觉,当然也包括昆汀。

我看他们的片,更像是透过表面去看背后的自由的灵魂,尤其是昆汀的片,每当我有什么想法受困的时候,就会想到看他电影带来的自由的感受,这也是他对我最大的感染。有可能下一部作品我根本不做跟暴力相关的东西,但他那种自由的精神状态还是会延续在我的体内。

昆汀·塔伦蒂诺执导的《被解救的姜戈》充分体现了他的自由意识

界面娱乐:昆汀对您的影响已经上升到精神层面的高度。

不思凡:对,我看片子不是简单地说我喜欢哪个,我永远是去体会它扑面而来后给我留下的最简单的东西,留住那一点感觉就OK。

界面娱乐:不过这次《大护法》背后传递的东西有些复杂,观众对影片的解读都有不同。

不思凡:我知道这次很多观众对这部片子的理解有点组织不起来,因为讲的有点深,有些观众因为深度到不了,只能采集到一些表层的东西。有点像瞎子摸象,只能分析自己摸到的地方,有的人能触摸到个体束缚,我再往下走,是什么造成个体束缚的?是恐惧。恐惧是什么?是思想。思想是什么?恐惧和思想造就的小我。整部片子,其实都是对于小我束缚的集中思考。我相信还是有人看到这一点。

界面娱乐:在国内很少有导演用动画电影“潜”这么深。

不思凡:我觉得每个人在做事的时候,都要想想我们为什么而做,我的人生为了什么。哪怕我做动画,也只是我进行人生探索的一个工具而已。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找到自己。

国内动画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大多时候呆在自己的空间里。最近我在外面转了一圈,发现可能当中很多人还停留在表层,看其他作品的时候也没有自己的根基。在这个时代,想跟随日本、美国非常难,可能你研究他们十年,结果他们马上进行了一项技术改进,你还是落后的。这个时代观众都能看到最好的作品,如果目前还达不到最高点,我们应该选择做出不同的东西。

易巧:我们作为出品方也有考虑过,导演最吸引我的就是他的原创性。《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是三维动画、商业的胜利,《大鱼海棠》是二维的胜利,《大护法》我希望可以做到内容上的突破和胜利。

《大鱼海棠》

界面娱乐:我也看到片中很多情节和角色在最后是埋了不少“坑”的,已经有续集的计划了吗?

不思凡:最早确实想过将《大护法》打造成三部曲,而且设计了比较完整的角色阵容,但是在做第一部时不需要这么多人物。我是这样理解所谓坑的,有的角色没有必要把他的人生全部露出来,露太多会分散观众的注意力,我觉得还是尽可能的少一点,就像一束一闪而过的光。

易巧:只要口碑或者票房好,我们后两部都会做下去,而且三部曲在导演心中已经构想清楚,不做太可惜了。我觉得导演的风格不叫埋坑,而是留给观众思考的线索。如果观众会有自己的想象,那也是一种很美好的事。把观众喂太饱,也不符合我们水墨画画面的留白风格。这更像是导演对中国文化的传承,做到主线清晰、支线点到为止。如果有第二部、第三部,我们会把坑填上,并挖更多的新坑。

· END ·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界面新闻APP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